飘飘欲仙仙侠版 作者不详

分类: 武侠古典 / 发布于2017-7-11
1656 人气
Author:

新增VIP会员福利:要什么你直说>>点击前往求片

本站任意等级VIP都能免费观看所有资源.

  第一章 飞升与黑幕

  “快看啊,大家快看啊,摩崖大师兄马上就要升了。”

  “让我们崂山派记住这个无比光荣的里程碑式的日子吧,自今天起,我们受压迫、受奴役的日子,终于一去不返了。”

  “摩崖大师兄万岁!崂山修真派万岁!”

  “天石师父万寿无疆,摩崖大师兄永垂不朽。”

  “摩崖、摩崖我爱你,就像老鼠爱大米。”

  ……

  圆月之夜,崂山派数百名男女修真弟子,在龙潭飞瀑之前,对着崂顶巨峰之巅,那一身白衣如雪、傲然玉立的俊伟青年人,像是犯了羊癫疯一样,浑身发抖,不住发出一阵阵欢呼。修真之人本就气息悠长,如此数百人声嘶力竭、同声巨吼,声浪更是直上云霄,震响天际。而位于明霞峰的崂山修真派总殿——太清宫的门窗,也被声浪震动的不住“嗡嗡”颤响。

  此时太清宫内,除了静坐主位之上、当今崂山派的掌门人天石道长外,下首的两列金交椅上,却是坐了高高矮矮、胖胖瘦瘦、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几十位容貌怪异的修真异士。

  这几十位修真仙长,随便一人都是赫赫有名之辈,乃是当今神州大陆几十家声望最隆,如昆仑、蜀山、峨眉、崆峒、华山等等修真门派的掌门人或大长老,今日被崂山派邀请,前来观摩崂山派天石掌门的开山大弟子、摩崖真人的现场个人飞升秀来着。

  俗话说“一人得道、鸡犬升天”,崂山派本来不过一不入流的修真门派,向来只有依附泰山派而生;在别的门派接二连三、连续有弟子“飞升”成仙的大势所趋下,一直没有一名弟子飞升成功,可谓是颜面无光,威风扫地,在修真界一向混得惨到了极点。出于这等原因,经过上千年的养精蓄锐,崂山派而今出了摩崖这个最有希望飞升成功的宝贝蛋,如此举派上下欢欣鼓舞,大肆宣传造势、唯恐天下不知,也就完全情有可原了。

  听着窗外的震耳声浪,望着一张老脸兴奋的跟猴子屁股有的一拼的崂山派掌门人天石,几十家修真门派的首脑大佬,暗自都是直撇嘴:飞升还有邀请现场观礼的,倒是稀罕;千万别飞升不成,临头成了升天,那乐子可就大了。

  众所周知,凡是修真之士修炼到渡劫期,都会像挨了一刀的狗,选个僻静的所在进行应劫的,免得飞升不成反而为人耻笑,很少有人光明正大在众目睽睽之下飞升,至于像崂山派这等暴发户的行径、邀请一干闲杂人等前来观礼的,更是空前绝后、绝无仅有的。

  只是令众大佬纳闷的是,这举派上下,那里来的这么强悍的自信、认为这次飞升就一定成功?要知道,修真乃是逆天而行之事,渡劫更是修真之士最要命的一道关口,的的确确称得上是高风险作业,稍一不慎就会魂飞魄散。而在修真界,飞升成功的几率,更是一向保持在可怜的千分之一左右,也就是说一千名修炼到了渡劫期的真人,仅仅有一人能够渡劫成功飞升成仙,因此根本没有任何人,敢于自信满满的说自己就一定能够飞升成功。

  这些大佬们不知的是,崂山派的自信,完全是有根有据有来源、有事有实有基础的。这位崂山派的大师兄摩崖真人,可实在不是一般人,在当今修真界绝对称得上是老母牛拿倒立——老牛逼冲天的人物。

  他自拜入天石门下,开始修真,修真的九大境界筑基、开光、金丹、元婴、出窍、分神、合体、渡劫、大乘等的前七重境界,他像是屁股着了火一样,以三十年一重境界的高速,在修真路上是狂飙前进,并且以二百多年的短暂时光,抵达“渡劫”至境,即将进而窥望天道,飞升成仙。

  当然,出于对天劫的畏惧,加上有那么多渡劫最后渡成了灰的同行们的前车之鉴,摩崖老大却是并没有鲁莽行事,而是谨慎的选择了暂不飞升、进而寻找安全应对之策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四十年前他游览黄山之时,无意中在清凉台上,得到了一出土宝物“混元七彩白玉鼎”!此鼎却是人类飞升成仙的鼻祖——黄帝,当年在黄山炼制仙丹、并最终凭借此飞升成功的先天顶级法宝。

  摩崖如获至宝,立即回返崂山,闭关苦修,穷数十年之久,最终修到了与玉鼎溶合为一体,达到了人即使鼎、鼎即使人的恐怖地步,——将自己炼制成了一件先天法宝,以此来应对天劫,这招也只有摩崖这个异类想得出。也是,自己整个人都炼成一件法宝了,要还渡劫不成,那可真没有天理了!

  正因为有了如此充足的把握,从而才有了崂山派邀请各派掌门观礼的这场闹剧。

  此时站立崂顶巅峰之上、静静等待天雷降下的摩崖,是百年功名尘与土、飞升之路云和月,仰天长啸,壮怀激烈:“天上美丽寂寞的仙女们,我来了!”

  这正是“禁欲二百年、母猪成天仙”,直到这一刻,摩崖才发现自己的私生活是多么的苍白与空虚,而他那颗饱受飞升高压蹂躏的脆弱心灵,又是多么需要柔情似水的女人的抚慰……

  就在他刚刚风骚无比的呐喊完毕,贼老天好像是体会到了他像是等待分娩的孕妇一样痛苦的心情,如洗如搓的碧空,陡然一声巨响,如裂帛相似,西北乾方上,出现了一直竖金盘,两头尖、中间阔,却是“天眼”开。但见里面霞彩缭绕,金光慑人,雷声大震中,一记焦雷凭空劈出,对着摩崖的头顶直直落了下来。

  然而令观礼的掌门、长老,以及所有崂山派弟子目瞪口呆的是,那记天雷,初劈出时,犹自有丈许方圆,但见紫电飞窜、风云变色,无比狂暴,然而在下劈的过程中,却是在不断的缩小着,及劈到摩崖头顶之上时,赫然仅剩下了——黄豆大小!

  如此“大”的天雷,倒还真是见所未见、闻所未闻,就怕是连兔子都劈不死一只。

  劈死兔子都成问题的天雷,能够劈死一名有着充分准备、**强悍的如钢似铁的修真应劫真人吗?答案自然是否定的。

  于是乎,在几十位呆若木鸡的掌门眼睁睁的注视下,摩崖轻易将接二连三飞劈而下的九记小鞭炮,给硬抗了下来,随即身躯仙气生出,浑身散发出淡淡金光,缓缓离地而起,向着当空圆月之下的天门,飞升而去……

  “黑幕!这其中必有黑幕……”几十位掌门、长老,呆了半响,忽然如梦初醒,跳起身来,比着中指,对着天空齐声开骂道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

  修真门派的各掌门大佬们,倒是说得没有错,摩崖飞升的背后,还真有着天大的黑幕。

  却说高天上圣大慈仁者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,一日驾坐金阙云宫灵霄宝殿,聚集仙卿,召开早朝。山呼万岁之后,站殿官扬拂尘尖声道:“有事出班早奏,无事卷帘退朝。”

  两列仙卿未及说话,一名凤冠霞帔、华贵端美的娘娘仙子,匆匆自灵霄宫外,奔上殿来。灵霄殿四将见来人无礼,上前一步,嗔目须张,就要阻拦,待看清来人面容,立时却又噤若寒蝉,缩头藏尾的退了回去。

  那娘娘高声对端坐须弥宝座上的玉帝厉声高呼道:“玉帝,大事不好了,大事不好了。”

  众位仙卿此时方看清,来人赫然是玉帝原配、瑶池之主——西天王母千岁,当下慌忙躬身见礼。

  玉帝见御妻神色惊慌,六神无主,也吃了一惊,忙道:“王母休慌,有话慢慢说来。”

  西王母顿着蟠龙杖,又急又怒,道:“我那还能不急?我们的六个女儿,——除了婚配董永的七仙女外,其余的一齐失踪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玉帝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档子事,差点自须弥宝座上一个跟头栽下来,——天帝的女儿还能失踪,简直岂有此理?玉帝面容一沉:“这六个丫头,不会是效仿她们的妹妹,也思凡下界去了吧?哼,我的脸面可是让她们全给丢光了。”

  “她们丢你什么脸了?你身为她们的父王,只知道维护你的脸面,你可曾一丝一毫为她们想过?她们一个个都老大不小了,而今却独守空闺,眼看人老珠黄,你想让她们都做老处女吗?”王母大怒,如此指着玉帝大发雌威,为女儿们抱不平道。

  患有严重气管炎疾病的玉帝,在河东狮吼面前,立时气势矮了半截,忍气吞声,十分不悦的道:“朝堂之上,你这等大呼小叫,却是成何体统?”

  “我今天还就不要体统了,我只要我的女儿,你还我的女儿来?——没有了女儿,我也不活了。”西王母想到女王失踪、玉帝无情,禁不住悲从中来,如此大放哭声道。

  玉帝对自己的御妻,可是一点法子都没有,而当着众位仙卿的面,如此大失掩面、夫纲不振,也是大为羞惭,面皮涨紫。

  两列仙卿见顶头上司两口子当朝吵嘴,虽然玉帝惧内乃是众所周知之事,而今众目睽睽之下如此毫无雄风,众位仙家也是脸色尴尬,做声不得。

  最后还是葛天师看不过眼,清咳一声,出班奏道:“陛下、王母,小臣以为,当务之急,还是以查访诸位公主下落为要……”

  玉帝正自被王母骂得讪讪无言,见天师解围,立即没口子的道:“很是、很是,立即传太阴星君,调明月镜所照影像,看看那几个惹祸的丫头,倒底去那儿了?”

  在天界之中,月亮等于是“监控器”的作用,事无大小巨细,皆能被其所照;而掌管明月的太阴星君,也等于天界的密探头子,天界中的事情,很少有能够瞒过他去。

  接到玉帝旨意,太阴星君不敢怠慢,立即将明月所摄影像细细查看一番;这一看不要紧,顿时头发直竖、胯下发凉,慌忙整理朝服,赶来灵霄宝殿见驾。

  朝拜完毕后,太阴星君启奏道:“陛下,诸位仙子此次却是并非下往凡间,而是三日前偷往不周山游玩,误入‘镜花水月’幻境,从而消失不见的。”

  玉帝“腾”的自宝座上站了起来:“仙子们进入了‘镜花水月’幻境之中去了?”而西王母娘娘闻听此信,也是脸色煞白,差点没有坐在殿上。

  玉帝与王母为何如此惊慌?——身为他们女儿的六位仙子,即使上天入地,他们也都能够将她们找回来,然而只有这“镜花水月”幻境,却是例外。

  “镜花水月”幻境乃是天界的一大禁区,玉帝曾下重旨,天宫中的所有仙卿、仙子,皆不得靠近其中,违者以犯天条罪论处。

  玉帝之所以如此慎重,是此处禁地太过古怪,很有些来历的。传闻当年共工与祝融大战,共工战败,怒触不周山,致令撑天支柱崩塌,天塌东南、地陷西北。后来才有女娲炼石补天、救助万民。

  此故事众所周知,众所不知的,却是当年天塌地陷,致令天界不稳、空间错乱,而不周山下、共工头触之地,被撞出了一黑幽幽、阴森森的的巨大黑洞。黑洞内生出一股庞大无匹的吸力,连同不周山,都被吸进了一小半去。而那黑洞无限深远,危险莫测,充满了变数,即使以女娲大神的神力,也探测不明,仅仅隐约知晓黑洞是通往了另外一个神异的世界。

  女娲知留此黑洞,终有一日会酿成大患,因此将炼石补天所剩余的浆汁,勉强将黑洞补住,并且命名此处为“镜花水月”之境。虽然黑洞被封,但所生出的吸纳之力,却是仍旧强悍,只是不太过靠近,也是无事。而今六位仙女贪玩,误入此处,被黑洞吸入、失陷其中,此时恐怕早已被送去了异世大陆,又那里能够找的回来?

  王母知晓黑洞厉害,此时也束手无策,只不住口的喃喃道:“这可如何是好?这可如何是好?”

  玉帝怒道:“这群不让父母省心的丫头,死了更好,省的天天烦朕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你这个冷酷无情的狠心贼,今天你要不想法子将我的孩子救回来,我就跟你没完。”王母又气又急,如此对玉帝喝骂道。

  见王母发怒,玉帝又立时一声不敢吭了。整座灵霄宝殿之上,两列仙卿装聋作哑,只有王母的喊悲叫苦声回荡不止。

  见王母不依不饶,显然不救回公主,就要将天宫吵闹个天翻地覆、不得安宁了,太白金星受不住了,出班奏道:“陛下,王母,如想救回公主,也不是不可能。只要选一得力天将,通过‘镜花水月’幻境,前去异界,将公主带回即可。”

  王母一听,巴不得这一声,立即对玉帝道:“你听到没有?快派遣天兵天将,救回我的女儿,——我们的女儿现在不知生死,也许正等着我们去救呢。”

  玉帝被骂不堪,此时见有了解决的方法,也是松了口气,对众仙卿道:“诸位爱卿,不知谁为朕分忧、走这一趟去?”

  那知玉帝连问了三遍,满殿仙卿却是成了泥塑的神像、木雕的呆偶,眼观鼻、鼻观口、口观心,站立原地置若罔闻。也是,谁吃撑了,放着好好的神仙天官不做,去那凶险万分的异世讨苦?那却不是成了二百五了?

  见没有一名仙卿出头露面,玉帝脸上挂不住了,就要发怒,转念一想,又忍了下来:干脆我点将吧。当下喝道:“嘟,数百仙卿,居然没有一人应承下此差?哼,灵霄殿四将……”

  玉帝话未说完,魔家四兄弟已然“扑通”跪在了地上,哭嚎道:“陛下,不是我们不想去,实在我们四弟兄,上有八十老母、下有三岁孩童,中有如花美妾……”

  玉帝被四兄弟哭得凄惨,一脸厌恶,却又拿这四条癞皮狗没法,摆手道:“好了好了,无用废物,滚一边去!葛天师……”

  “陛下,老臣年老体衰,气力不佳,这等事情,还是留给年轻人去做吧。”刚才还童颜鹤发、神采奕奕的葛天师,完全一副垂垂老矣、风烛残年模样,如此对玉帝眼花头昏的道。

  玉帝无可奈何,忍气转头,对一向最为看重的托塔天王,道:“李天王,不如你去……”

  托塔天王苦着脸出班道:“陛下,微臣本领低微,连自己的儿子(哪吒)都管教不了,又岂能胜任这等工作?万一事有不谐,微臣损命事小,救不回公主可是事大啊。”

  玉帝再也忍不住了,用力一拍案牍,骂道:“放屁!满朝仙卿,没有一人为朕分忧!今日朕不管你胜任不胜任,还就选定你了!”

  李靖大吃一惊,慌忙道:“陛下,此事乃是金星提出,微臣以为,金星必然有法子解决。”李靖生怕玉帝一时恼火,真个掷下旨意来,为求脱身,也顾不得了,却是将太白金星给塞了进去。

  闻听此言,金星却是吓了一跳,心里将李靖上下十八代的所有女性,暗中操了个来回,见玉帝真个将明显不善的目光,投注向自己,显然如果自己没有好法子,熊熊火焰真要烧到自己头上了。

  太白金星硬头皮,出班道:“陛下,办法倒也不是没有,既然上界的仙人不愿前去异世,我们可以自下界征召嘛。”

  “到下界征召?此话怎讲?”玉帝只求事情能够解决,应付悍妻,也顾不得那么多了。

  “下界的各大修真门派,每年(天宫历)都有渡劫成功、飞升成仙的修真异士;与天庭的正统仙人相较,这些飞升成功的炼气士,无论法力、道行,虽然不如,却也不弱。我们征召其中一名,许以高官厚禄,让他通过黑洞前入异界救回公主,完全可行。”太白金星为免罪责,也不讲良心了,如此不顾实际的忽悠玉帝道。

  “御妻,你看此事?”玉帝转头对放泼的王母道。

  王母也知玉帝为难,——救女儿是私事,总不能强旨不情愿的天庭仙卿前去搭救吧?点头道:“我不管那么多,只要有人去救、并且一定要救回来就成。”

  玉帝见王母松口,一端面容,肃然道:“既然这样,金星,此事就交给你了,务必尽快征召一名才德兼备的修真者上界,为朕分忧。”

  金星呆若木鸡:怎么又是自己?不等他表示反对,玉帝已然传旨退朝,躲后宫去了。而两列仙卿,也兔子一样一个比一个窜的快,眨眼间灵霄宝殿空空荡荡,只剩下了金星,以及以同情而深情目光凝望他的、当值灵霄殿的魔家四将。

  自叹晦气的金星,只得忍着一肚皮强烈的妊娠反应,会同太阴星君,利用明月神镜,开始暗中查访下界进入渡劫期、即将应劫的修真者。说来也巧了,查来查去,近些日子来,下界的修真界中还真出了一名渡劫的修真,却就是崂山派的开山大弟子、摩崖大真人了。

  为了尽快摆脱这件恶心人的差事,金星不但顾不上去细访这个摩崖是不是真的德才兼备,反而威胁了雷府的邓天君,对摩崖应劫的条件放宽——将天雷缩小,让他能够轻松渡劫。

  于是在金星那只有力的幕后黑手的推动下,天界却是生生速成了一名“仙人”出来。

  第二章 活生生的穿越

  摩崖飘飘向着南天门飞升而来,远远的见门外除了当值的天将,还有一金眉金须、金发金衣、双眼金光四射的大罗金仙,手执拂尘安然站立,满脸笑容的望着他。

  摩崖心头一阵发紧,只感觉那金仙看他的目光,充满了难以言说的**裸……

  “尔可是下界修真得成正果的崂山派摩崖?”那金仙倒也道貌岸然,如此打着官腔道。

  摩崖小鸡啄米的点头道:“正是!正是!尔又是那路大仙?”

  太白金星的老脸一下子囧了起来:小子无礼,竟然敢称呼自己为“尔”?“老夫太白金星是也。”太白金星想到还要依靠这小子去卖命,因此大人大量的决定不计较这些细节了,上下打量了一下摩崖。自外看去,这头速成的厮,倒也是眉清目秀,一副温文君子的模样,就是眼神有些太过的精滑,不过总体还算可以。太白金星很有些满意。

  “原来是天界有名的‘万金油’太白老官儿?有礼、有礼。”摩崖慌忙唱个肥喏,鞠起满脸笑容道。一开口,已然露出了他那不安分的狐狸尾巴。

  太白金星被他的这句话给噎得不轻,翻白眼暗道:这小子太野了,看来根本不知道礼数,“万金油”也是你叫的?

  摩崖显然没有将这太白老官儿放在眼里,嘻笑道:“多谢老官儿来接,——只是玉帝也太有些小瞧人,派来接客的级别也太低,怎么也要是一名天师才符合我的身份啊。”

  太白金星差点没有吐血:好啊,感情还嫌弃自己的职衔低了?也不看看,寻常初升的仙人,天界谁放在眼里?就在天门候着吧!等到天将通报玉帝后,才会被领进天庭,——像自己这样前来迎接,已经是倍有面子了!

  “对了老官儿,不知玉帝会封我什么官儿?”摩崖一边问,一边低头就要向天庭里面拱。

  太白金星忙拉住他,板起脸道:“你的封号,已经封下来了,——玉帝下旨,封你为‘紫霄显化应愿真君’,堂堂的正四品仙职,较之你那些飞升的先辈职位都要高,足令你满意了。”

  摩崖大喜,摸着下巴道:“不知这个官职,主要司职是什么?”

  “主要任务嘛,就是去追拿那些偷偷离了天境、去各处流逛的仙人。”太白金星的金眼中闪过一丝狡诈,一本正经道。

  “这不是很清闲?天界这么美好,那位仙人吃撑了,闲得无事到处溜达去?”摩崖不以为然道。

  “NO!NO!NO!你要这么想,可就大错特错了。”太白金星一脸肃然,煞有介事,好像这个职衔真的很重要一样,“每一个职司,都有它的功效,天界可是不养闲人的。比如现在,就有一件紧急事务,——玉帝的六个女儿,偷偷离开了天境,急需追回呢。”

  “玉帝的女儿偷离了天境?”摩崖大讶。

  “没错。因此你接下来的任务,就是马上将她们追回来,——时间紧迫,我们这就去吧,由我送你上路。”金星巴不得尽快将此事了解,如此催促摩崖道。

  摩崖只感觉脑袋一阵阵短路:这天界似乎与他想象中的美好,差距也忒大了点儿吧?他道:“可是我还没有进门、没有见过玉帝呢?”

  “玉帝你就不用见了,以后有的是机会,而这也是玉帝的旨意。你完成任务回来,玉帝还会有重重封赏的。”金星不由分说,拉着摩崖离开了天门,飞到了东南天边一角、一个看上去无比怪异的所在。

  摩崖见这天之一角,空荡荡、阴惨惨,充满了幽暗之气;而这些幽暗之气,却是自一块屋子大小的半透明碧青琉璃、所封住的一个硕大无朋的黑洞内渗出来的。那黑洞虽然被琉璃给封住,仍旧生出一阵阵奇异而强大的吸纳之力,使得琉璃之前出现了一个硕大的漩涡。

  “这、这是那儿?”摩崖心下一阵不安,自己飞升飞到现在,怎么处处透着怪异、很不正常?

  金星道:“这是空间‘黑洞’,六位仙子就是不小心被吸入其中,去了另外一个世界的。你的任务,就是将她们给找到、并且安全的带回来。”

  “什么?”摩崖脸色大变,即使他再迟钝,此时也知道事情不妙了,“感情还不是去人间,而是去另外一个陌生的世界?哦,我的道祖!”

  金星眉头一皱,道:“你大呼小叫的成什么样子?这是玉帝的旨意,莫非你还想抗旨?”

  “老子、老子……”摩崖“老子”了半天,却说不出一二三来。违背玉帝的旨意,对他一只蝼蚁一般的小仙来说,后果是什么,他清楚的很。

  见摩崖脸色不忿,金星也是有些歉然,安慰他道:“其实这件工作也不是很危险,况且你骨骼清奇,相貌不凡,维护天庭和谐的伟大任务非你莫属!想一想,只要成功将那六位公主给接回来,嘿嘿,你还怕玉帝不对你另眼想看?也许到时小老儿还指望你提携一二呢。”

  “那你为什么不去?”摩崖直愣愣的道。

  金星一愣,他反应也快,道:“唉,还不是老夫年纪一把了,挥不动枪、拿不动棒了,不然那里还轮得到你?不过你要真不想去,我也不勉强,——昆仑、蜀山的弟子,不知多少人哭着喊着要去呢!当然,以后你们崂山派,也就休想能够再有人飞升成功了。”

  “打住!”在老太白的威逼利诱之下,摩崖一脸不忿立时转成了正气凛然,“他们都算什么东西?这种充满了挑战性的工作,也是他们能够做的?”

  “就是。”金星立即敲钉转脚,“强悍的人生,怕得就是太过的平凡,像你这等挥斥方遒、意气风发的青年俊仙,还有什么不可以?”

  被金星这一顿米汤灌下来,摩崖是七荤八素,脸色稍缓,忽然想起一事,道:“这份工作看来风险很高,我一初登天界的小小仙人,本领低微,战力一般,在那等凶险陌生的异界,自保都成问题,又如何接回公主?况且到了异界,恐怕我就要转世投胎、从头重来,没有点防身宝物,又如何能够尽快提升道行、完成任务?”

  “哦,你是担心这个啊。完全没有问题,玉帝与王母已经急你所急,都给你解决了。”金星慨然道,“喏,这是玉帝的昊天神剑,钦赐给你了,——此剑自天地初开就已经存在了,能够开天裂地,威力巨大,足以你防身斩邪。而王母特赐你三颗‘九转金丹’,——这可是老君所炼制的、为玉帝做丹元大会之用,功参造化。一颗你用来修仙筑基,两颗用来救命,想的多周到?”

  “周到?”摩崖跳脚叫道,见有油水可捞,他立即咬定青山不放松,那里那么容易打发?将丹与剑,扔进自己的玉鼎内储存起来,气哼哼的道,“这两样东西倒也罢了,可我崂山派修仙的口诀,太过的低级,进展慢、威力小,怎么也要弄一高级货色……”

  “高级的修仙真诀?”太白金星脸色有些发白,然而想到两人而今是一绳上的蚂蚱,万一这小子真个因为本领低微而坏了事,自己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当下咬牙忍痛道:“好吧,就依你,——我这儿有一修炼法诀,送给你好了。”说着自怀里掏出了一块玉符,恋恋不舍的看了两眼,递给了摩崖。

  摩崖见那玉符宽三寸,长一尺,青莹温润,上面密密麻麻书满了丹血小篆,明显不是凡品,当下老实不客气的捞了过来。

  “去异界,仅仅有丹、有剑、有修炼法诀,还是不够的,起码也要有一、两件护身的法宝吧?”摩崖却是不依不饶,看来不将太白金星给掏空,是誓不罢休了。

  金星今天可是遭了蝗虫了,欲哭无泪,咬牙道:“好,我就彻底成全你小子,我这儿有一件自老君那儿诳来的后天至宝,名为‘六灵周天护体璧’,分别称为青龙之圭、白虎之琥、朱雀之璋、玄武之璜、黄麟之琮、藏螭之璧。此宝祭起,万邪万恶不侵,实乃一件防御重宝,却是老君以女娲炼石所余的材料——六块玉石,劳心费力的琢磨、炼制而成。法宝给了你,我也被你掏干净了,如果这样你还不能成功,你就自己撒泡尿把自己淹死吧!”说着,六块奇形怪状、通体散发出青、红、白、黑、黄、蓝等六色蒙蒙清润之气的玉石,自金星的身躯内飘飞而出,遵循着一定的轨迹,不住围绕着他的躯体旋转。

  金星将六灵宝璧上面自己的灵识抹掉,然后眼睁睁看着摩崖将他的灵识封印宝璧之中,从而使得六璧围绕他身躯一阵飞旋,随即化为六道玉光隐入他的躯体内不见,忍不住心头一阵大疼。

  “不要这幅样子嘛,你放心好了,这件事就交给我了。来,笑一个嘛!”见金星面色不佳,明显心情大好的摩崖,拍着他的肩膀谈笑风生。忽然又想起一事,摩崖道:“对了,公主们可有什么特征?到了异界,我怎么认出她们来?”

  提及这个,太白金星忽然忘记了肉痛,脸上浮现起一个颇为下贱的笑容,贼兮兮的道:“七位公主乃是司掌彩虹之神,每位掌控着彩虹的一色;除了最小的嫁给董永的紫色仙子外,其余的六外仙子,各自的肚脐,分别呈赤、橙、红、黄、青、蓝色……”

  “彩色肚脐?”摩崖的双眼大放光芒,“这不是说,我要看看公主们的肚脐,才能够确定她们的身份?”

  见摩崖猥琐的模样,太白金星大感亲切,好像是遇到了知音,兴奋的低声又道:“除此之外,我还有一个小秘密没有告诉你呢,玉帝的这六位公主,花容月貌、倾国倾城,并且至今云英未嫁、待字闺中,你去接她们回来,一来二去上得熟手,万一与其中一、二发生点什么……”说到这儿,金星不由露出一个“都是男人、心知肚明”的奸笑来。

  摩崖双眼更亮,挥手昂然道:“那还等什么?马上走啊!我不能让六位公主等我太久不是?”

  终于听到了这句最想听的话,金星脸上阴谋得逞的奸笑更浓了:“嘿嘿,那你准备好了?”

  “当然!”摩崖断然道。

  “那就进去吧你!”金星忽然飞起一脚,将刚才被搜刮宝物的恶劣心情,随着这一脚统统踹了出去,一脚重重踹在摩崖的屁股上,将他直踹进了那“镜花水月”幻境的漩涡之中,——但见这一脚腿脚利落,动作矫健,又那里有半点老龙钟态的模样?

  再看摩崖,“啊——”的发出一声大叫,倏忽消失在了漩涡中不见踪影……

  第三章 神谕

  在希罗大陆的最西方,有一个小国奥普。奥普王国在大陆上几十个王国中,仅仅属于中下等,人口不过千百万,城池不过百十座,军队不过十几万,实在是小得可怜。

  然而奥普王国一向信奉神族强大的海神波拉冬,并奉之为王国的保护神,动用举国之力,在王国的都城为之建立神庙。奥普王国用洁白的玉石,雕塑了高大的海神像,每逢重大的节日、隆重的庆典,都要在庙内,对海神进行献祭、祈祷,祈求王国风调雨顺,举国平安。对于海神的要求,奥普王国往往是耗尽国内一切资源,也要使之满足。

  正因为有海神的庇佑,奥普王国在一直以军队说话的希罗大陆,得以安然至今,而没有被别的强大的王国给灭掉。

  奥普王国现任的国王,对海神的信仰,更是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,无论大小事,都要到海神神庙去祈祷,聆听神谕。对海神的随便一个神谕,都是奉行不渝,虔诚无比。

  然而,老国王一直没有一个儿子、一个女儿,直到祈祷海神之后,王后方有了身孕,却又一直二十四个月还没有生产。然而在公主降生的那个夜晚,老国王却是做了一个可怕无比的恶梦,梦见王后生下了一团火焰,最终将整座王宫,给一举烧成了废墟。

  被恶梦惊醒的国王,立即前往海神神庙祈祷,通过祭司,获得了一则神谕。神谕告知他,降生的公主,在十八年后,将会生下一个强大而睿智的儿子,最终将给整个王国带来灾难,而王国的宫殿、连同老国王本人,都会被他给烧成灰烬。

  奥普国王惊恐之下,回到王宫,立即下令将公主给处死。但由于受到了王后的拼死阻拦,老国王无奈之下,命令工匠,用铁汁浇筑了一座密不透风的宫殿,将公主给囚禁里面,勒令永世不得出来。

  自以为得计的老国王,亲眼看着公主被关押进去,并且用铁汁永远密封上了铁门,方稍稍放下心来,以为如此,公主就不会接触到外人,也就不会受孕,自然也更不会生出威胁到他生命与王国安稳的强大儿子了。

  公主在寂寥的宫殿内,转眼生活了十八年,出落的花容月貌、美丽无俦。虽然被幽禁在宫室内,公主的美貌,在世间大陆上却传的沸沸扬扬,甚至有游吟诗人将她比作神界的青春女神,吟唱不休。只是耽于老国王的严酷,大陆上,一直没有人敢于前来求婚。

  公主的美貌,最终惊动了龙界神圣巨龙一族的一名高贵的黄金圣龙。力量超强、神通广大的黄金龙,垂涎于公主的美貌,下到凡间,化为了一场金雨,潜入了密室内,引诱了公主,最终使之受孕。

  好事得逞的黄金圣龙,像所有的无情浪子一样,心满意足的回龙界而去,却无情的将公主遗留在人间继续受苦。

  果然,得知公主怀孕消息的老国王,大为震怒,不顾王后的苦苦哀求,断然下令,将公主、连同公主肚子里的孽种,一并处死!王后无奈之下,威逼利诱,买通了行刑的王宫侍卫,杀死了一名宫女代替了公主,偷偷将公主放出了王宫,并让她能逃多远,就逃多远。

  老国王在不久之后,便得知了真相,恼怒之下,将王后残忍杀死,并在全国范围下达了通缉命令,明言能够捉拿到公主的,平民可以封赏为贵族,贵族可以加爵三级。还不放心的老国王,又将担任王宫护卫的近卫军骑士,全部派遣出去,缉拿逃跑的公主。

  逃出王宫的公主,本能的向着背离王宫的西方逃跑,只是她怀有身孕,行动不便,几次都差点被搜捕的骑士给捕获。幸好平民百姓,对这位遭到父亲遗弃、落难的公主大为怜惜,不但接济她食物,为她逃跑提供帮助,甚至还冒着夷灭九族的危险,将她隐匿家中,躲避骑士的搜查。

  公主历尽千辛万苦,经历了无数次差之毫发即被追捕的骑士给捉拿住的惊险后,竟然渐行渐远,最终来到了王国的西疆,距离京都越来越远。

  奥普王国位于希罗大陆的最西方,与广袤无边的魔兽森林毗邻。只是在奥普王国与魔兽森林之间,还有一片方圆千里、荒芜凶险的沼泽,作为两者——人类与魔兽——地域的缓冲地带。

  为了躲避王国骑士的缉拿,能够生存下去,公主别无选择,只有越过国界,徒步进入沼泽之中。在茫茫无边的沼泽地里,几次差点遭到灭顶之灾的公主,是筋疲力尽,走投无路;更要命的是,公主忽然感到腹中传来一阵阵阵痛,显然即将临产。

  无奈之下,公主跪倒在沼泽地的泥水里,虔诚的向着大地女神祈祷,祈求能够得到女神的同情与怜悯,赐予一块干燥的生产之地。

  也许可怜公主的遭遇,打动了大地女神,大地女神很快对公主的祈祷做出了回应。沼泽地里裂开了一张巨口,一张一合的道:“可怜的凡间女子、伟大的天空之神的尊贵后裔,对于你的祈求,我可以答应,并且,我还可以附带赐予你一块富饶肥沃、物产丰富的大面积土地,用以供养你与你的后代,能够使你的子子孙孙在上面繁衍生息;但是作为条件,你也必须要保证,你与你的后代要荣耀、信奉于我,不得违弃!”

  落魄到极点的公主,又何来选择?况且女神的条件又是如此的丰厚。公主当即答应,并且指着永恒的天空,发下了誓言。

  随着公主誓言的落定,这片方圆千里的沼泽,一阵阵“隆隆”的颤动,随即沼泽中的污泥、水草开始消失,渐渐变成了肥沃的土地、以及拥有丰饶矿藏的山丘。

  而且这片原本十分荒芜的沼泽地,转型成功后,同时生长满了青草、树木、蔓藤、花果等等,充满了勃勃生机,在外观上看来郁郁葱葱,丰茂无比。

  于是逃出王宫以来,一直是东躲西藏、居无定所的公主,终于拥有了安定的栖身之地。公主临时居住进了一座简陋的山洞之中,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,生产下了一名男婴。

TAG标签:飘飘欲仙
相关资源: